探索分级处理基层治理事务

发布时间:2024-04-25 23:20:41 来源: sp20240425

  走进重庆江津区鼎山街道长风社区,居民欢声笑语,车辆整齐停放。但以前,这里是另一番情形:建筑老旧、车位紧张,没有物业公司,管理混乱,居民颇有意见。

  这个老旧社区的转变,得益于“三会”解“三事”基层治理机制的推出。2021年以来,针对基层治理事务内容庞杂、民主协商议事流程无序等问题,江津区积极探索基层治理新路径,将基层事务划分为“公事”“共事”“家事”,并交给街道联席会、社区评议会、网格邻里会分类分级处理,厘清政府、社区、群众的权责边界,有助于统筹资源,凝聚合力,将矛盾纠纷及时化解在基层。

  明确责任清单和分类细则,对基层治理事务进行分级处理

  江津区“三会”解“三事”机制的出台,源于基层治理实践的需要。

  “街道物管科6个工作人员每年要处理1000多起矛盾纠纷。”鼎山街道党工委书记唐晓敏介绍,以前,一些责任没划清楚,群众有事不知道该找谁。如长风社区停车问题本应由社区解决,不少群众却来找街道。此外,基层治理还存在议事主体引导性不够、议事流程不够规范、办事过程缺乏监督等问题。

  为此,鼎山街道创新推出“三会”解“三事”治理机制,确定责任清单和分类细则,“公事”即政府管理事项和基本公共服务事项等重大事项,“家事”为与居民自身相关的个人事务,而介于两者之间、涉及社区居民共同事务为“共事”,如小区管理等。

  在“三事”分流基础上,鼎山街道明晰议事主体。“公事”由各街道党工委牵头,成立街道党建统领基层治理工作联席会协商解决;“共事”由社区评议会协商解决,社区党组织牵头,网格长、物业企业、群众代表等参加,网格党组织则牵头组织网格邻里会;“家事”交由群众解决,网格员、调解员和热心居民等共同参加。

  “厘清责任边界,让各级机构职责分明,该社区办的社区办,该街道出面的街道靠前服务。”唐晓敏说,长风社区停车难问题主要由社区解决,但新设停车位还涉及规划问题,由街道出面联系区级部门加强指导,推动问题顺利解决。

  “鼎山街道的探索,提高了群众参与基层治理的积极性,有效推动了基层社会治理。”江津区委书记李应兰说,为此,江津在全区推广“三会”解“三事”制度,“家事”鼓励群众自己办,“公事”则由政府部门一起办。

  鼎山街道长风社区居民李有才向社区反映屋顶漏水的情况,社区工作人员将其界定为“家事”,交由网格员处理,网格员召集本单元相关的8户居民召开网格邻里会。经过讨论,大伙同意使用大修基金维修屋顶。很快,施工单位进场施工,快速建成屋顶雨棚。

  白沙镇出现三轮车违规载客运营现象,屡禁不止。白沙镇党委将这一事项界定为“公事”,组织专题研判会,联动相关各部门,多管齐下;镇综合执法部门持续开展专项执法;镇信访办摸清三轮车群体人员组成,加强疏导;社保部门组织专项招聘会,鼓励有就业能力的三轮车群体转产就业;镇公路所积极对接上级部门,推进城区公交路线开通。

  在江津区,群众逐渐形成“三事”分流意识:家里排污管道堵塞属于“家事”,找网格;小区垃圾清理问题属于“共事”,找社区;加装电梯属于“公事”,找街道……“三会”解“三事”机制运行以来,江津区各类矛盾纠纷数量同比下降35.2%。

  建立多维度评价监督机制,对议事结果进行跟踪问效

  “监督员又出门了?”有邻居问道。

  “我要去看看工程有进展没。”胡明清笑答。

  鼎山街道艾坪社区美林小镇小区居民胡明清今年71岁,因说话办事公道、热心公益事业,被选为民主监督员。为提升“三会”解“三事”机制效能,鼎山街道专门选聘300名区人大代表和居民代表担任民主监督员,监督事项进展。

  过去,该小区消防通道被堵,导致居民出行不便。小区将其列为“共事”办理、启动施工,胡明清时常到施工现场查看,监督工程进度。

  江津区明确,“三会”解“三事”机制要有人监督,结果要向群众反馈,接受群众评议。为让监督更加有效,鼎山街道还建立多个维度的评价监督机制,即“家事”由当事人评价、“共事”由居务监督委员会和民主监督员评价、“公事”由江津区人大常委会鼎山街道工作委员会评价,对议事结果进行跟踪问效。

  针对如何分类研判群众需求等问题,该制度仍需完善

  试点“三会”解“三事”机制以来,江津区转变思维方式,推进党建引领下的基层民主协商自治,从源头上减少矛盾纠纷,维护了社会和谐稳定。

  “目前,该制度还处于不断实践和探索的阶段,需要进一步完善。”重庆市委党校副校长周学馨表示,要进一步推进协商会议制度化,如明确街道联席会召开的时间、人员、表决方式、成果运用等,并通过文件固定下来。

  周学馨认为,“三会”既有协商会议,又有决策会议,要注意区分两类会议,注重协商会议实际效果,可邀请利益相关方参加协商会议,将议而不决的事项纳入到决策会议中去决定。

  西南政法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副院长邹东升表示,“三事”可能存在交叉,而且并非一成不变,可能相互转化,还需要精细化处理,优化“分类分级”研判机制,精细分流居民需求。

  “我们将结合主题教育,学习各地先进经验,进一步增强社区居民参与基层治理能力,健全共建共治共享的社会治理制度,不断提高社会治理效能。”李应兰说。

  《 人民日报 》( 2023年12月19日 11 版)

(责编:卫嘉、白宇)